网络文学站在十字路口-凯发k8国际首页登录

您的位置: 凯发k8国际首页登录-k8凯发 > > > it互联网

网络文学站在十字路口

出处:北京商报 作者: 魏蔚 网编:王巍 2022-05-19
  • 收藏
  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    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    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曾因引入付费商业模式,把网络文学从兴趣圈子做成生意的起点中文网,近日迎来了20岁生日,不过在行业内外并未引起太大波澜。根据第三方机构提供的数据,以mau(月活用户)为准,起点中文网的app起点读书较主打免费阅读的同行差距明显。

对照起点中文网上线独立app、推出垂直类产品、开发爆款ip……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关键节点可见,起点中文网经历的作者被挖脚,企业被收购、整合等,对应的是网络文学市场的多次新旧交替。

如今的起点中文网隶属于腾讯系的阅文集团,成为腾讯泛文娱业务的ip库,付费阅读只是一种变现形式,通过影视化、动漫化等多种形式输出ip,成为阅文强调的重点。考虑到ip衍生开发链条长,对内容要求高,并不适合所有网络文学平台。此前免费网络文学强推的短剧化,在网络视频内容精品化的背景下,这条变现模式也前路漫漫。

小网站长大了

2002年5月起点中文网成立时,中国互联网行业还处在门户时代,那时候的网络平台靠广告为生。次年10月,起点中文网上线第一个vip付费制度,打算用付费模式做网络文学生意,局限于繁琐的用户付费流程,起点中文网虽给行业带来了商业化借鉴,但整个网络文学只活跃在小众圈子。

2022年5月中旬,起点中文网度过了20岁生日,将起点中文网slogan从“读书在起点 创作无极限”改成“每一本好书,都是新的起点”,并强调了起点中文网的定位:聚焦网络文学精品内容的创作和ip孵化。

之所以关注起点中文网的前世今生,是因为起点中文网是最早一批开始付费尝试的网络文学平台,且比老牌同行晋江文学城、掌阅入局更早,经历过被盛大收购、整合进盛大文学,核心团队加入腾讯文学,被腾讯收购成为了阅文集团的一部分。

数次浮沉后,起点中文网在行业的位置也悄然改变。2004年6月1日,起点中文网世界alexa排名第100名,成为国内第一家挤身于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。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,应用商店榜单排名和app mau成为同类产品对比的参考之一。

在应用商店的免费图书榜单中,起点读书app名列第七,排在它前面的是番茄小说、喜马拉雅、番茄畅听、得间小说、七猫小说、微信读书,是该榜单前十名中年龄最大的一个。

questmobile提供的数据显示,2022年1-4月,起点读书mau分别是1496.42万、1432.8万、1427.71万、1303.52万。晚于起点中文网上线一年的晋江文学城,旗下晋江小说阅读app相应mau分别是485.14万、480.33万、458.98万、465.2万。但这些老前辈和新人们相比差距不小,2022年1-4月,近几年才入局的免费类平台番茄小说的相应mau分别是1.08亿、9918.68万、9756.16万、1.04亿。

免费冲击是好是坏

类似的数据在免费网络文学平台猛攻的那几年更加明显。比达咨询和招商证券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网络文学新增用户主要来自于免费阅读用户,免费阅读app mau增长2584万人,同比增长21.9%,付费阅读 app mau减少3477万人,同比减少13.7%。

“用户规模并不能直接反映网络文学平台的竞争力,从内容质量看,老牌网络文学平台优势更大”,中国青年剧作家向凯告诉凯发k8国际首页登录-k8凯发记者。尽管这几乎是行业的普遍共识,但免费网络文学平台的挑战一度让行业变天,这主要体现在商业模式上。

时任连尚文学ceo的王小书曾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,“网络文学的最大问题是,高频用户、活跃用户总规模不够多。从商业模式上看,只有当海量用户在高频使用场景下,免费到付费的分层次商业模式才是进步”。

我国网络文学行业收入主要来源于付费阅读、k8凯发的版权运营和广告收入,免费阅读模式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广告收入和vip会员收入。

不过,付费类平台很快也放下了身段,或上线独立的免费网络文学平台,或开设免费内容专区。据不完全统计,七猫小说、飞读小说、米读小说、书旗小说等免费类平台都推出了vip会员服务。随着两者模式的融合,第三方机构不再强调网络文学免费、付费平台的数据对比,免费、付费兼有基本成了行业默契之选。

在易观分析文化消费行业分析师梁秋兰看来,免费阅读模式的产生,对整个网络文学行业有利有弊。

“所谓利是:免费阅读模式的兴起,促使网文用户规模大幅增加,行业影响力进一步提升。免费阅读模式有助于培养用户的正版阅读习惯,降低了盗版内容导致的损失。由于免费阅读平台的内容质量与付费平台仍存在差距,在用户具有一定经济能力后,对内容质量的要求进一步提高,或将转向付费平台。弊端也很明显,免费阅读平台抢夺用户,导致付费平台的用户有所流失,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”,她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。

都想当ip工厂

说到免费vs付费模式,向凯认为免费模式能间接筛出高质量网文内容,“免费起家的网络文学平台所谓的免费,是为了积累用户获取流量,一旦用户达到相应的规模,免费平台就开始对用户实施利益收割。老牌网络文学平台遭遇了免费模式的冲击,最大的收获是忠实的用户,这可以使ip价值更增值”。

根据 frost & sullivan 公司报告,包括动漫、影视及游戏在内的中国 ip 改编市场规模在2019 年已经超过3000亿元,预计在2023年将超过5000亿元。细分产品方面,网络文学ip已经成为动漫和电视剧的主要素材来源,而游戏改编相对较少。

在大阅文战略下,起点读书app的发展方向也跟ip有关。“未来,在坚持扶持多元化好书的前提下,起点读书在阅文有两个方向,一是ip孵化,帮助更多书往ip方向走,寻找改编的可能性;二是做ip的连接器。过去ip的每一环都是独立的,书粉、剧粉对ip的理解存在矛盾,起点想在忠于原著的基础上,用产品机制把作家、读者、作品连接起来,使每个人都是ip共创的一环。这也将是起点产品未来工作的重心之一”,起点读书产品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。

有ip工厂梦想的不止起点中文网一家,米读小说、疯读小说尝试的网络文学微短剧改编曾被受追棒。

ip衍生开发适应所有的网络文学平台吗?梁秋兰认为,“除了少数具有雄厚资金实力和ip开发产业链布局完整的头部企业外,众多网文平台在该产业链中主要扮演提供ip的角色”。

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

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有限公司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。 商报总机:010-64101978 媒体合作:010-64101871

商报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:100013 法律顾问:北京市中同律师事务所(010-82011988)

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276691 举报邮箱:bjsb@bbtnews.com.cn

    

网站地图